◎作者:(美)諾拉·羅伯茨◎接力出版社2014年1月出版
  “在父母不斷撕扯的糾葛里,天才攝影師小麥逐步對愛情、對婚姻產生了畏懼心理,“恐婚女”的標簽如影隨形。小麥情不自禁暗示自己:此生怕難以愛上任何人了吧?可她沒想到竟與英文教師卡特意外相遇……那“相遇”就像一粒愛情種子,在“恐”字當頭的小麥的心裡,它真能生根發芽?本書作者是素有“美國瓊瑤”之稱的浪漫小說天后諾拉·羅伯茨在內地出版的首部純愛小說。”
  艾瑪風風火火地闖了進來,一手拿著無糖可樂,一手拿著文件夾
  不出所料,帕可就在公司的會議室。她濃密的灰色長髮在腦後扎成了一個簡單清爽的馬尾辮。光線很合適——安靜而暗淡——正好與新娘選擇的顏色相映成趣。
  帕可從來沒有出過差錯。她繼續在筆記本前工作著,頭也沒抬地伸出一根手指。小麥心領神會,走到咖啡機旁倒了兩杯咖啡。她坐下來,把文件夾放下,打開筆記本。
  帕可坐在她身後,微笑著端起咖啡:“這會是個很好的婚禮。”“毫無疑問。”
  “小路打掃得很乾凈,天氣也很晴朗。新娘已經起床了,吃過早餐後做了個按摩。新郎健了身、游了泳。廚師那邊也都在有序進行,工作人員也已全部到位。”她看了一眼手錶,“艾瑪和勞拉呢?”
  “勞拉在給蛋糕做最後的修飾,那蛋糕可夠大的。艾瑪已經在佈置大廳了,很漂亮。我想在婚禮前後拍一些外景。”
  “婚禮之前別讓新娘在外面待太久,我可不想看到她紅著鼻子吸鼻涕。”
  艾瑪風風火火地闖了進來,一手拿著無糖可樂,一手拿著文件夾。“提克昨晚喝醉了,到現在都沒能來,我們簡潔一點可以嗎?”她在桌子邊坐了下來,一頭卷曲的黑色長髮在她的肩頭跳躍,“新娘的套房和大廳都佈置過了,門廳和樓梯即將完工,花束、胸花,還有席卡都已經準備好了。接下來是佈置禮堂和舞廳,我得回去工作了。”
  “花童呢?”
  “白色玫瑰花籃,金色和銀色的絲帶。我這兒有她的玫瑰花環和滿天星——馬上就可以拿給髮型師。她是個小可愛。小麥,我需要一些佈置的照片,你能找點給我嗎?你找不了的話我就自己來了。”
  “我來吧。”
  “謝了!新娘的媽媽——”
  “我來對付她。”帕可說。
  “我想要——”艾瑪說到一半,勞拉進來了。
  “我可沒遲到。”勞拉聲明道。
  “提克沒來,”帕可對她說,“艾瑪少了一個人。”
  “我可以幫忙。我要擺放蛋糕上的裝飾品和甜點,不過現在有時間了。”
  “我們來順一遍時間表。”
  “等等,”艾瑪端起她那聽無糖可樂,“先乾一杯!祝大家新年快樂,我們四個不可思議的、優秀的、熱辣的女人!永遠最好的伙伴!”
  “聰明的、犀利的!”勞拉舉起了她的水,“為伙伴和搭檔乾杯。”
  “為我們,在友情中是四個不同的個體,在‘婚誓’里卻都擁有同樣冷靜的思維。”小麥補充道。
  “太對了!”小麥用她的馬克杯碰了碰其他三個人的杯子,“為婚禮,已經舉行過的,馬上舉行的,以及以後的,乾杯!”
  “已經舉行的,馬上舉行的,以後的,”帕可重覆道,“馬上舉行的,時間表呢?”
  “我跟著新娘,”小麥最先開始,“從她到達以後,新郎到了就跟著新郎。化妝間里兩人平均分配,變換各種姿勢拍照。還有室內以及室外的正式半身肖像。我待會兒去拍點蛋糕,現在安裝設備。所有家庭和親友團的拍攝都安排在儀式開始之前。儀式結束後,我只要四十五分鐘用來拍家庭合影、聚會、新郎和新娘。”
  “新娘的花語婚紗和新郎的禮服在三點之前準備好。在門廳、客廳、樓梯、禮堂,以及舞廳里都穿花語婚紗,五點結束。”
  “錄像師五點半到,來賓到達時間是五點半至六點。婚禮音樂師——一個四重奏樂隊——五點四十開始演奏。舞廳里的樂隊六點半進場。新郎的媽媽,在兒子的陪伴下,五點五十到達;新娘的媽媽,在女婿的陪伴下,緊跟著到達。新郎和伴郎們六點到位。”帕可讀著時間表,“新娘和伴娘,以及親友團六點到位。列隊進場。儀式持續二十三分鐘,然後退場開始家庭聚會時間。來賓六點二十五進入禮堂。”
  “吧台開放,”勞拉說,“音樂到位,食物供應。”
  “六點二十五至七點十分,拍照時間。七點十五,家庭、親友團,以及新婚夫婦的通告。”
  “晚餐,酒會,”艾瑪繼續,“都很清楚,帕可。”
  “我要確定我們八點十五到舞廳開始第一支舞,”帕可繼續說道,“新娘希望和祖母共舞第一曲,之後是父女舞、母子舞,還有新娘父親和新郎母親共舞。祖母已經九十歲了,也許會提前退場。如果我們能確保在九點三十分切蛋糕的話,她應該還能趕得上。”(連載四)
  本版連載圖書均經作者及出版社獨家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原標題:白色約定)
創作者介紹

pijuavjtzdwf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