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7月29日電 日本新華僑報日前刊文稱,接近8月,日本國會暫時告別了喧鬧,在秋季臨時國會開幕前迎來“政治暑假”。經過了3個多月的爭吵,議員們都已心煩而氣衰。因此,國會剛一休會,大批議員就打著各種名義、成群結隊地出國考察去了。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同樣沒閑著。7月25日,他帶著夫人昭惠踏上了為期10天的拉美之旅。不過,分析指,安倍也不是想見誰就能夠見到誰。
  文章摘編如下:
  安倍“梅開二度”再任首相後,月月出訪已成定例。粗略統計一下,安倍出國拜見的外國元首接近百人。如果算上到訪日本的,安倍執政一年多來會見的外國政要已經超過200人。這樣的國際曝光度足以讓他在日本歷任首相中位居前列。
  不過,常常表現出信心滿滿的安倍也不是想見誰就能夠見到誰。目前就有這麼幾位外國政要令安倍“朝思暮想”,欲見不成。
  第一位是朝鮮領導人。日朝是“冤家”,但相比什麼價值觀問題或者核威脅,日本更關心的是朝鮮綁架日本人質問題(日本稱“拉致問題”)。2002年9月,時任官房長官的安倍跟隨當時的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去過平壤,親身感受到解決人質問題給小泉帶來的政治資本和超高人氣度。因此,再任首相後,安倍就決心超越其政治導師,誓言在任期內徹底解決“拉致問題”。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安倍派官員、遣密使,背著美國大哥頻繁與朝鮮接觸,終於在今年5月取得突破性進展。現任朝鮮領導人不僅同意徹查在朝日本人的實際狀況,還答應親自掛帥督辦調查程序。而日本這邊也準備通過放寬對朝製裁回應,安倍更是放出風聲要親赴朝鮮,學著小泉的樣子把人質接回來。
  但是,安倍的私心和小動作引起美國政府高度警惕。在日本政府宣佈“要放寬對朝經濟製裁”後,美國國務卿克裡就電話告知日本外相岸田文雄“日本單獨走在前面不是好事”,並強調“如果(日本)首相決定訪朝,希望事先與我們進行充分溝通,而不是僅在出發前通報說‘我要去’”。近日,美國國務院副發言人哈夫則再次在記者會上發出警告:安倍不要立即訪朝。
  第二位安倍想見卻見不到是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安倍看來,解決“北方四島”(俄稱南千島群島)問題是穩固執政地位的另一重要砝碼。當然,安倍明白:相比朝鮮領導人,普京更加難以對付。而他想出來的切實有效的辦法就是與這位俄羅斯強人建立良好的個人關係。為此,安倍多次向普京示好。
  2013年6、7月間,西方七國借同性戀話題攻擊俄羅斯,並宣佈抵制2014年索契冬奧會。安倍在倫敦七國首腦峰會上錶面附和歐美的要求,但在今年2月還是參加了索契冬奧會開幕式,並通過互叫昵稱大秀“安普親密”。眼見與普京的個人友誼達到了歷史新高,安倍藉機誠邀普京訪日,欲使日俄外交關係“更上一層樓”。
  不料,烏克蘭危機爆發後,美俄關係再次走入“水火不相容”。作為美國的鐵桿追隨者,日本政府只能跟隨歐美實施一波又一波的製裁措施。即便如此,安倍仍不死心,7月19日他在老家山口縣演講時表示:“為使俄羅斯成為負責任的國家而參與國際社會的各種問題。我將與普京總統保持對話”;“為了儘早締結(日俄)和平條約,將繼續鍥而不捨地進行談判。”
  但是,理想很豐滿,顯示很骨感。在歐美因馬航MH17墜毀事件而再次加大對俄製裁後,日本政府只能宣佈推遲外相岸田文雄的訪俄行程。而且,對於是否如期邀請普京於9月訪問日本的問題,日本政府內部充滿了矛盾。就這樣,眼瞧著與普京的關係漸行漸遠,安倍心裡也越來越涼。
  當然,雖然安倍在第二次首相任期上已遍走世界五大洲,卻被距離最近和最重要的鄰國“拒之門外”,此乃成為世人笑談。
  利用“政治暑假”出國考察的日本議員們暫時忘記了國內令人壓抑的政治氣氛,像出籠的小鳥一樣享受一番自由。但是,日本安倍首相雖然游歷在拉美秀麗的山水之間,身心卻難以放鬆。一心想實現“偉大抱負”的他非常苦惱:自己貴為首相,想見個人怎麼這麼難?(蔣豐)  (原標題:日媒:安倍對外國政要不是想見誰就能見到)
創作者介紹

pijuavjtzdwf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