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關天份
〔晶亮〕
  塗鴉藝術,最早據我所知是在美國洛杉磯與舊金山等地,經常是一群人在牆上以漆類顏料畫出來的不成名圖樣,而後引述為表現自我畫圖方式的一個統稱。〔淺見〕  咦?你會畫圖嗎?很多人連試都不試就搖頭了,說道:〔我沒有天份呀!也沒學過。〕這種話,讓人可惜,不過其實我不說,大概也沒有人知道,我一直都跟美術擦身而過,我從何時開始會畫圖的,我也不知道,我從小住在鄉村地方,我的童年很孤獨˙˙˙唯一的消遣,就是一個人在河邊放紙船,而紙船裡都是我的圖圖畫畫,剛搬回父親的家鄉我沒有同年齡的玩伴,帶我長大的是我那大字不識一丁的阿公、阿嬤,我經常拿著用剩的碳木在外面的地上塗鴉,當然好幾次被罵的很慘,唯一接觸到畫圖的地方,就是國小的美術課,跟˙˙˙課本,我的課本總是滿滿的圖文,不是筆記而是一堆塗鴉,國父的鬍子、蔣公的眉毛都是我筆下的受害處,
所以呀~常被當作問題學生,有些勢力眼的老師趁這機會把我體罰的好慘。
  我很喜歡畫圖,自然畫的多筆觸也比較一班同學好,所以很多教過我們班美術的國小老師,都會要同學看我的圖,只是˙˙˙人紅遭人忌,有次學校有繪圖比賽,我交出了兩張圖,一個禮拜後,卻被撕破丟在紙類回收桶裡,因而錯失參賽機會,不只如此每當繳交圖畫作業時,我總要多準備一張親手交給老師,要不然就去回收桶找才找得到,在那時幼小的心就知道人性的險惡但我沒有放棄還是繼續的畫圖,雖然一再著重複著同樣的事情。  上了國中之後,接觸畫圖的機會反而少了˙˙˙當時學校正逢改制完全中學的空窗期,卻有很多美術、工藝、家政、音樂科系的老師都退休了,只剩下幾位,全校六、七十個班,怎麼辦?舉凡工藝、家政類似的課程大多是排好看的事實上都是再上英文課跟國文課,只有好運時排到那些類科的老師才有機會上到課,很多書本,到了畢業都還是新的,有次我自願參加比賽,雖然知道前三名的名次早就內定好了分別是前段班的三位同學〔當時還是學力分班制〕,但是我勇於挑戰的個性還是不怕死的應戰,說也妙,竟然給我拿到名次了
第五名~還有獎狀跟獎金,後來昇上了國三我被抽去當教改白老鼠好聽點~〔新式教育技能班〕實際上是學費低的放牛班,別說這些課程了,連正式的課程也沒上過幾節後來我也墮落了,趁著這一年加入了學校環保隊趁午休時間收回收從學校賺一些學費,也因為這樣我考不上我想考的學校跟科系。
  不過因為新式教育班有申請保送電子科的資格,我才進入了電子科就讀,那學校並沒有美術課,不過有美術社團,但是這學校的制度很怪,每一個社團都有規定人數,雖然有次我抽到了美術社,但是上了幾次後就發生921大地震,所有社團活動都停止好長的時間,就這樣印象中沒有幾節,我則是靠自己的記憶畫完第一件作品〔也是最後一件作品〕雖然第二年有重新開設課程,那位老師也很欣賞我畫圖的能力,可是我還是被學校排去當電子科選手,只能參加電子研習社團。  說我有天份嗎?說我學的比別人好嗎?不見得
我也是這兩年才又拿起鉛筆畫圖的,也許是我喜歡一些古代西方藝術作品的關係,我學習他們的筆觸,可以從我以前畫的素描看到我現在畫的,其實不是越畫越好,而是以前的風格跟現在的風格屬於不同派系罷了~
  
〔美玲〕
  我覺得~其實無關天份,重點是心中的障礙而已,所以我總是在文章裡會強調〔心〕的重要這跟料理是一樣的〔心〕是關鍵,所以我畫的圖是畫一種內心的感覺,表現出個人主義與情緒,我沒有什麼專業的技法,也不會量測比例,更不用說一些艱深的專有名詞~我不懂幾個,因此˙˙˙有些朋友常問我怎麼畫圖?我都會叫他們用〔心〕去感覺,像我這種四不像的畫風,淺淺的詭譎氣氛~也許就是我特有的風格吧!  各位不妨拿起筆以感覺與心來畫一張圖,試試看~你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祝福各位。

 

.
創作者介紹

pijuavjtzdwf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